slide
slide
slide
slide
slide

大公报美术在线- LWH Gallery印象-印尼'

2014 年7月, 上海

大公报美术在线- LWH Gallery印象-印尼’

“印尼不仅只有巴厘岛。” ⼀一位印尼朋友感叹着说。

这种沮丧地⼼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巴厘岛是闻名于世界的 旅游景区。它的声名不时地盖过了印尼的其他地区。⼤大 多数的国际游客到印尼只是游览巴厘岛,因此对印尼⺠民 族⽂文化了解⼗十分狭隘。印尼是⼀一个拥有超过 13,000 个 岛屿的国家,巴厘岛仅是其中之⼀一。

作为世界上⼈人⼝口排名第四位的国家,印尼⼤大约有着 300 个⺠民族,每个⺠民族的⽂文化⼏几乎都受到印度,阿拉伯,中 国和欧洲⽂文化影响。最⼤大的⺠民族且在政治上占主导地位 的是⽖爪哇⼈人。⽽而⽖爪哇的历史⽂文化和⽂文化中⼼心驻扎于⽇日惹 。

《印象•印尼》展出了四位新兴艺术家爱迪 Yupri(Aidi Yupri),哈伦 (Harun),⽟玉⾥里 Kodo (Yuli Kodo) 和 华 优 Gunawan (Wahyu Gunawan) 的作品。Aidi 与 Yuli 的作品系列主题深刻地围绕着印尼⼉儿童教育的问题 。Harun 与 Wahyu 则 深⼊入探讨着印尼当今政治与社会 现象等问题。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很⾼高兴可以游历印尼的艺术之都–⽇日惹,并在此拜访许多杰出的艺术家。 在我的眼中,⽇日惹是⼀一个洋溢着活⼒力并充满着多样化与⽆无限可能的艺术社区,它就像艺术家的摇 篮,源源不断地为当地的创作者们提供着灵感与养分。在当今,印尼的艺术家们所创作的作品在 更具备国际视野的同时,仍然牢牢扎根于⾃自⼰己的本⼟土⽂文化,体现着独特的⺠民族⻛风情与精髓。

我对印尼当代艺术的热情与当地国际艺术团体对印尼艺术的认可不谋⽽而合。强劲的国内经济增⻓长 始终是推动艺术产业蓬勃发展的原动⼒力。经济学家杂志曾预测印尼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在 2030 年超 过英国。随着财富实⼒力的不断壮⼤大,中产阶级们早已在多年前就开始了艺术品投资,不断地将⼀一 件件当代艺术品收⼊入囊中。⽇日益⾼高涨的需求推动了艺术市场的繁荣,继⽽而推动了印尼本⼟土画廊及 拍卖⾏行业的发展。苏富⽐比、佳⼠士得以及国际知名的⾼高古轩画廊都在雅加达成⽴立了⾃自⼰己的代表处。 在 2013 年,印尼艺术登陆新加坡,且特别建⽴立了印尼艺术展馆。

在未来两个⽉月的时间⾥里, LWH ⼼心艺画廊将带来⼏几位富有潜质的印尼艺术家的作品。本次名为《印 象•印尼》的展览⼀一⽅方⾯面是想为⼤大家呈现印尼当代绘画多样的⻛风格及模式,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 是,我们希望通过这些作品让更多的朋友了解印尼艺术的⼲⼴广泛创作,并且感受来⾃自印尼艺术所传 达出的精神与对于⼼心灵洗涤。

欢迎前来,加⼊入此次的印尼艺术之旅。

出⽣生于⽖爪哇国都的 Yuli Kodo , 成⻓长岁⽉月中充满了丰富的⽇日惹⽂文化遗产及古⽼老庆典的痕迹。 然⽽而多 年来城市化,让他们不仅失去了绿⾊色的空间,还有能够让孩⼦子们充分接触本⼟土古⽼老⽂文化的⽅方式也渐 渐流失。在这个系列的作品中,表现了传统⼉儿童游戏正在逐渐消失。已经没有从事传统的游戏操场 或宽⼲⼴广的前院,取⽽而代之的是视频游戏。原本属于家⼈人和朋友聚集的⽂文化公共空间,逐渐让位于商 场和商业办公室。

Yuli 的作品表现出我们现在的世界,⽣生活中的⼈人们都躲在⾃自⼰己的“⾯面具”后⾯面,它是我们连接,更 多的是信息数字化的沟通,缺少着实质性的情绪。尽管沟通越来越多,但更讽刺意味的是,⼈人们和 他们的⽂文化之间却产⽣生了鸿沟。因此,⽩白⾊色⾯面具的标志性表现⼿手法⼤大量的运⽤用于 Yuli 的作品中。

随着现代化建设进⼊入⽇日新⽉月异的发展,更多的⼈人失去了他们的⾃自我意识,并且“⾯面具”的⾓角⾊色在不 断偏向于低龄化。从 Yuli 的作品中,这个鲜明的特⾊色元素为作品添加不同的含义与新⾓角度。试图揭 开画中“隐意”吧 。

当 Aidi Yupri 年幼的时候,他的⽗父 亲就教导他如何播种、种植,和在 他的种植园中对不同地树⽊木进⾏行照 顾。Aidi 仿佛每天都可以听到它们 感叹、哭泣和呜咽。但最重要的是 他从⼤大⾃自然中获得了智慧。Aidi 说: “树⽊木教会了我们关于⽣生命的本质 。树⽊木和植物世界可以启发我们对 于现实⽣生活的认知,同时它们也提 供整个地球与⽣生命最根本地能量资 源。”

对于他的作品“Self Reflection(⾃自我的反思)”Aidi 提醒⼈人们,⼤大⾃自然是⼀一个美好的反思和反省的 空间。它就如同⼀一⾯面镜⼦子,观望着⾃自⼰己。交错的双⼿手由⽆无数字⺟母逐步组成,如同恭敬的学⽣生,任 何⼀一个⼈人都可以开放着学习来源于⼤大⾃自然的教诲。在他另⼀一副作品“The Inscription of Life(⽣生命 的碑⽂文)”中,关注的是⼈人们试图强迫改变⾃自然界的规律。⾄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反思我们过去的 ⾏行为,并学会去将⼯工作、⽣生活与⾃自然和谐的融⼊入。就如同 Aidi 引⽤用于约翰• F•肯尼迪著名的诗 句:“⼈人类不应该问⾃自然能为他提供什么,⽽而应该问⼈人类能为⾃自然奉献什么。

Harun 和 Wahyu Guanawan 都毕业于印尼最优秀的艺术学院–印尼中央艺术学院。它们两的 作品探讨着资本主义与全球化对印尼所带来的冲击。Wahyu 以⻄西⽅方童话的绘画⻛风格来体现⻄西⽅方⽂文化 的⼲⼴广泛性,有如那章⻥鱼的触须,⽆无所不在的渗透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全球化滂沱的⼒力量使本⼟土⽂文 化遗产底蕴渐渐的流逝。

Harun 认为,⼈人类具有着⽆无限创造的可能性及探索性。不过所他关注是在他周围的世界⾥里,⼈人们不 幸地将这种智能没有正确的运⽤用于创造福祉。在他的许多作品中,Harun 试图传达⼈人类空旷的灵魂 和滥⽤用过度消费的⼏几乎已经成为现代⽣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通过他的作品,Harun 突出挣扎 在社会边缘和被剥削⼈人们的窘境,从新移⺠民在城市空间中忐忐不安及压抑的⽣生活。

最终 Harun 和 Wahyu Guanawan 都希望通过他们的作品,对于这些问题的境况促使⼈人们能够今 早的意识到,并充分利⽤用⼈人们伟⼤大、⽆无穷的智慧做出正⾯面的改善。